第113章 不讲理就打你

作者:快餐店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万古之王最新章节!

    呼轰!

    林东风目如冷电,身上散发一股巨浪滔天的恐怖气势,足以让普通灵海境心颤。

    骤然降临下。

    以陈浩飞开脉六重的修为,完全招架不住,软倒在地。

    “你起来,且慢慢说……”

    林东风面色一缓,连忙收回身上那股狂暴气息。

    前些日。

    罗天带来的药方,神奇无匹,让他三十年留下的受损根基,修复了七七八八。

    如此奇迹般的复苏,林东风激动,老泪纵横。

    罗天,这个便宜学生,简直他的再生父母!

    短短半个月。

    林东风的修为,以惊人的速度恢复,已经恢复了当年大半的水准。

    如同干涸的水池。

    以前破裂了,如今修复好,重新灌满池水。

    然而。

    林东风的修为还没完全恢复,竟得知罗天这位再生父母般的恩人,被执法堂重罚了。

    这岂能容忍!

    不管罗天对错与否,林东风是真正怒了!

    “导师,这得从前几天,罗兄挑战黄金学员袁松说起……”

    陈浩飞心情激动,连忙叙述起来。

    “什么!罗天这小子,成了黄金区大佬?”

    听得中途,林东风目瞪口呆。

    在此前。

    罗天成为黄金学员,杀进人榜,已经让他惊讶的合不拢嘴。

    万万没想到。

    在他闭关恢复修为时,罗天竟然有如此惊艳的成就。

    罗天表现越惊艳,林东风心里越是愤怒。

    “好你个葛行云!我林东风三十年来,唯一主动收下的天才学生,竟然被你如此欺负。”

    林东长眼中,腾起汹汹的怒火。

    这股怒火,足足憋了三十年。

    吼!

    林东风发出一声长啸,宛若洪钟暴雷震响,强大的音浪,让附近的林木倾倒。

    “怎么回事!”

    附近居住的导师们,心惊胆颤,感受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更远处,南宫长老的府邸里。

    “怎么回事!这林东风的声音,如春雷贯耳,刚猛浑厚,难道——”

    南宫长老心头一跳。

    林东风当年的传说事迹,强横可怕,他有所耳闻。

    呼嗖——

    林东风化作一道惊雷窜动般的残影,眨眼间从视野中消逝。

    “什么人!好可怕的气息!”

    林东风所过之处,惊动了圣府许多中高层。

    “难道有人入侵逐日圣府!”

    “快快!那人往执法堂的方向去了!”

    顿时,一股股强悍气息,循着林东风的身影而去。

    片刻不到。

    轰!

    一股惊涛拍岸的狂暴气息,降临在执法堂前。

    “什么人!竟敢擅闯执法堂。”

    执法堂的大殿前,一些驻守成员,齐声惊喝。

    但下一刻。

    呼嗡!

    林东风身上迸发一片橙黄灿灿的气卷,无形的劲风气浪,把一片驻守成员,冲得齐齐倒飞。

    “大胆!”

    葛长老怒吼一声,从执法堂内飞跃出来。

    执法堂在逐日圣府,乃是强势威严的机构,谁敢来此撒野。

    “林……林东风?”

    葛长老微微一惊,望着此刻散发强横气息的林东风。

    林东风不是根基受损,修为大退?怎么拥有如此强大的气息!

    “葛行云!听说你欺负我的学生了?”

    林东风脸色阴沉,声音发寒。

    “你是指罗天?这小子过失伤人,我执法堂秉公处置他又如何?”

    葛长老嗤笑一声,恢复冷静。

    在对罗天发难之前,他自然了解其背景。

    倒没想到,林东风这个老东西,修为恢复修为了。

    “聒噪!”

    林东风面色不耐,愤然爆发。

    呼轰!

    林东风单手一振,一股晶黄灿灿的巨大掌影,伴随风雷轰鸣,声势骇然的打去。

    “你竟敢动手,不——”

    葛长老由怒转惊,对方掌力打来的瞬间,头皮发麻,感到致命的寒意。

    轰隆!

    原地一声炸响轰鸣,葛长老全力格挡,却被一掌打得倒飞出去。

    哇!

    葛长老当场吐出一口血,惊骇莫名的望向林东风。

    林东风的修为,才恢复到灵海境六重巅峰,与七重巅峰的他,相差一筹不止。

    但是。

    林东风的功法和武技,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度,再加上本身的武道境界,居然一招碾压他。

    “葛行云!我不关心你是否秉公处置,敢欺负我的学生,老夫就要找回场子。”

    林东风一脸霸道。

    他是来打人的,不是来讲理的。

    话毕。

    他身上爆发出更危险的气息,再度逼近葛长老。

    “啊!不——”

    葛长老吓得面色苍白,落荒而逃。

    这林东风的实力太恐怖了!

    他要是继续留着,看对方要杀人的目光,恐怕会被打死。

    “怎么回事!”

    闻讯赶到的一些长老、导师,一个个目瞪口呆。

    圣府堂堂执法长老,竟然如此狼狈的逃跑?

    “林老,不要冲动!”

    “葛行云毕竟是皇室指定的执法长老,有话好好说。”

    林东风还要出手,却被在场的长老和导师拦住了。

    “林师弟,你竟然恢复修为了?”

    那名曾坐镇新生交流会的花须长老,激动的道。

    “林兄,你居然修复根基了?”

    南宫长老惊讶不已,眸中精光一闪。

    在当年,这林东风可是一代天骄,其威名震动附近几国。

    要不是因为根基受损,其现在的成就,至少是圣府府主之上。

    “很庆幸,有高人相助,修复了根基。”

    林东风面色稍缓。

    要不是罗天,他此生都要活在曾经的阴影里。

    可以说。

    是罗天给了他生命的新希望。

    林东风心中感激,岂能容忍罗天在圣府内,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退一万步。

    就算是罗天错了,他也要维护到底。

    “咦!那葛行云跑哪去了。”

    林东风目光微眯。

    “哼!跑到逐日殿去了。”

    林东风的师兄,花须长老冷哼道。

    逐日殿。

    一般是副府主,乃至府主入驻的地方。

    府主,常年在闭关,很少露面。

    一般是副府主,处理逐日圣府的各种事物。

    “过去!”

    林东风和花须长老,齐齐追向逐日圣府。

    身后。

    其余长老和导师,都大感兴趣,全部跑去看热闹。

    嗖!

    葛长老一脸惊恐,逃进了逐日殿。

    大殿的尽头。

    阶梯延伸而上的高台上,盘坐着一个身穿宽大紫金衣袍的白眉男子,身上气息隐晦莫测。

    “府……府主!”

    葛长老眼珠子一瞪,露出无比的敬畏,连忙行礼。

    今日。

    坐镇逐日府的,竟然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府主。

    呼嗖嗖!

    林东风等人,紧随其后的追了进来。

    “府主!快救我!那林东风公然行凶……”

    葛长老惊恐道。

    “胡闹!”

    紫金衣袍的白眉男子,双眸睁开,一股撼动山岳的恐怖气息,弥散而来。

    那一刹。

    整个大殿的空间,仿佛被凝固了。

    葛长老一震。

    林东风,身后的长老,身躯一震。

    其后的导师们,差点站立不稳,几乎陷入窒息,脸色涨红。

    这便是,府主之威!

    “半步归元境?熬川,当年你三次落败于我,今天倒是威风的很。”

    只有林东风,不畏不惧,冷视高座上的府主。

    什么!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一震,难以置信的望向林东风。

    林东风。

    当年到底怎样的妖孽,如今执掌一府的府主,曾经是他的手下败将?

    难怪。

    林东风有如此底气,敢杀到逐日殿。

    “林东风?你恢复了修为?”

    府主目光一凝,那面容再难以威严,露出一丝复杂难名的惊色。

    几十年前。

    他和林东风,都是同时代苍云国的绝顶天才。

    然而。

    在那个时代,林东风比他更加耀眼。逐日府主三次挑战,全部败北。

    “嗯,这葛行云,欺负我的学生,岂能容忍。”

    林东风淡然道。

    “府主!千万不要听信于他。那罗天当众伤及一名黄金学员的根基,执法堂公正处置,有何过错。”

    葛长老惊怒交加,争辩起来。

    林东风冷眼旁观,一句话都没争。

    他既然敢打葛长老,自然有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

    “岳副府主。”

    府主熬川,目光转向刚刚抵达的岳副府主。

    “府主,事情是这样……”

    岳副府主以中立的角度,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那天。

    罗天与周辰的战斗,是公众下进行,谁也不可能做假证。

    “各位长老,有什么看法?”

    府主不动容色。

    他常年闭关,不过问世事。

    “葛长老的惩罚,有些过重了。”

    “但林老也太冲动了,在执法堂公然对长老出手,成何体统。”

    在场的长老,纷纷发出意见。

    有些长老是葛长老一派,自然为他说话。

    “这么说,就是双方都有过错?”

    府主面色淡漠,蕴含庞大压力的目光,扫过葛长老和林东风。

    对葛长老,他不喜,毕竟是皇室安插的执法长老。

    对林东风,他也不悦,当着众人的面,揭他的丑。

    但这两人背景,都不一般。

    尤其是林东风,其师尊,乃是前任的逐日府主。

    “嗯……”

    府主正准备对双方,各自打五十板子,以示公正。

    呼啪啪!

    一只金红色的异鸟,忽然飞进大殿,嘴里叼着一个信筒。

    “国君写的信?”

    府主打开信筒,眉宇一拧。

    唰!

    场上众多的目光,齐刷刷望向府主手中的信。

    那竟是当朝国君的来信?

    “林东风,你那个学生,是叫罗天?”

    府主面露异色,看向林东风。

    “没错。”

    林东风引以为傲的样子。

    “葛长老。”

    府主的目光,又投向执法长老。

    “府主有何吩咐。”

    葛长老恭敬道。

    “从今开始,圣府撤销你执法长老的职务!”

    逐日府主,淡漠道。

    哗!

    整个逐日殿,一石惊起千层浪。

    “府主!您怎么能随意撤我的职务!”

    葛长老惊吼道。

    “我要向国君参你一本!”

    葛长老,本就是皇室派来的一位执法长老,有超然地位。

    “没必要。”

    逐日府主,嘴角抹过一丝怜悯。

    “因为,这就是国君的命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