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罗天你完蛋了

作者:快餐店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万古之王最新章节!

    “……此事结局已定!”

    听到师尊的这句话,应飞航放心了。

    一般而言,这种小事,师尊根本不屑一顾。

    应飞航很早看出,师尊似乎对罗天很关注,但他没想到,师尊打算亲自出手干扰。

    他和罗天的事情,一般交给执法队的几名大队长审查,顶多最终结果让执法长老过目一下。

    以三长老的权势,随意暗示一下,就能决定执法大队长的言论,决定结果。

    “师尊,罗天那小子,结识了一名背景不凡的人,那个人似乎是一名炼器师……”

    应飞航想到什么,于是提出来。

    “你退下吧。”

    三长老将应飞航打断,随后道:“为师眼里,没有失败二字。”

    三十年的时光,他从一名刚入门的弟子,走到如今这一步,这便是一种证明。

    他的道路,无人可挡,任何对手都惨败在他手中。

    罗天能结识什么人?他结识的人,能阻挡自己?

    “是!”

    应飞航低头退下。

    之后,三长老化作一道虹光,飞出府邸,来到执法殿。

    执法殿内。

    执法长老忽然有所感应,缓缓走到大殿内。

    唰!

    下一刻,一道身影落在大殿中心。

    “三长老怎么有空来我这?”

    执法长老略有些意外,面带笑意的问道。

    “闲来没事,看望一下严兄,不欢迎吗?”

    三长老同样含笑道。

    “怎么会呢?不过我正好有事要处理,恐怕招待不了周兄。”

    执法长老露出歉意。

    “哦?宗门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三长老疑惑问道。

    “嗯,是周兄的弟子应飞航,称罗天试炼作弊,还谋害同门!”

    执法长老古怪的看了三长老一眼。

    “哦?还有这种事?”

    三长老装糊涂。

    “没想到我的弟子,居然牵扯到这种事。周兄身为执法殿长老,秉公处理就是,若真是飞航污蔑,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三长老义正言辞的道。

    执法长老眉头微皱。

    他自然知道,三长老这些都是废话。

    三长老都亲自前来拜访,意思不言而喻,如果自己真的秉公办理,肯定会得罪他。

    “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心魔洞天的影像记录。”

    执法长老道。

    刚走出大门,两人就碰到一名白袍老者。

    如果罗天在此,肯定能一眼认出,这正是那名主持过入门考核的方棋长老。

    “方长老,你有什么事?”

    执法长老问道。

    “呵呵,我最近听说一件有趣的事,有名刚入上宗的新弟子,心魔洞天得到四万三千积分,但被怀疑作弊……”

    “如此优秀的弟子,老夫有点感兴趣,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作弊。”

    方棋长老笑道。

    他早就有收罗天为徒的打算。

    这件事发生后,罗天再次引起他的注意。

    如果罗天真没问题,他打算收罗天为弟子。

    “正好,一起去吧。”

    执法长老面露古怪。

    方棋长老和三长老,居然都因为这件事来拜访。

    实际上,方棋和三长老都感到古怪,彼此间互相打量了几眼。

    “不好,难道三长老是想包庇他的弟子?”

    方棋长老突然明悟。

    他只是一名普通长老,如果三长老真要插手,他也无力干扰。

    三位长老刚离去,消息便不胫而走。

    “三长老亲自拜访执法长老,看样子是要为应飞航撑腰啊!”

    “不管三长老出不出面,罗天肯定是作弊了,这件事情的结果早就注定。”

    “罗天也真是愚蠢,与应飞航抬杠,当真有眼不识泰山啊!”

    上宗弟子居住区域,不少弟子都留意着罗天的住所。

    在他们看来,很快就有执法队将罗天抓走。

    宁欣得知这些时,脸色更加担忧。

    “罗天啊,你若是懂得收敛锋芒就好了!”

    如果罗天低调普通点,就不会得罪太多人,不会惹出这些事。

    上宗比下宗安全,那只是表面上的,这里的竞争比下宗激烈数倍,不知有多少天才昙花一现,黯淡而终。

    ……

    四洞天地底,这里有一座昏暗宫殿。

    大殿中心,古老的符文飘荡闪耀,复杂的阵法纹络交织,一层层灰白色的光圈激荡四方。

    这正是固定四洞天的天级阵法!

    “将罗天参加心魔洞天考验的影像,放映一遍!”

    执法长老道。

    阵法运转而起,其内有阵灵,能听懂执法长老的话。

    三息后。

    嗡!

    一道亮白闪耀的光幕展开,上面呈现出秀丽的风景,以及草地上行走的少年。

    “加两倍速度放映。”

    执法长老开口道。

    下一瞬,光幕上的画面,迅速闪过。

    但三位长老没有看漏任何画面,包括一些细节。

    三位长老面色始终平静,内心却渐渐掀起了涟漪,甚至是惊起了浪花。

    实在是罗天的表现,太优秀,太华丽了!

    轻而易举的化解种种心灵幻境的考验,整个考验过程,犹如逛后花园一般。

    这得有多么强大坚韧的精神意志,才能做到!

    “此子,一定要除掉!”

    三长老心中暗道。

    很快,画面放映完毕。

    “看样子,罗天的证词是正确的,是李志云干扰他。”

    方棋率先开口。

    刚才的画面中,李志云鬼鬼祟祟的靠近罗天附近,藏身一颗大树下,施展了什么秘法。

    至于罗天,始终盘坐在原地,似乎陷入困境,没有对李志云出手的迹象。

    “话虽如此,不过这个罗天也有些不对劲,他似乎没有受到李志云的干扰,这很奇怪……”

    三长老平静道。

    方棋脸色微沉,三长老果然在帮应飞航。

    他无法与三长老对抗,只能看执法长老是什么态度了。

    “这个罗天的确有问题!那就是他的精神意志太坚定了,几乎没什么可以撼动……”

    执法长老道。

    方棋听到前半句,以为执法长老站在三长老那边,直到后半句话出来,方棋露出一抹意外的笑意。

    “嗯?”

    三长老略显错愕。

    执法长老居然不给自己面子,打算真的“秉公处理”?

    执法长老心中暗叹一声,他也不想与三长老作对,做出这个选择,也是有原因的。

    他还记得上一次血手毒师的事件,是宗主给他传讯,将凶手全部处决。

    所以这一次,他才会稍微偏向罗天。

    更何况,从影像上看,罗天的确是被冤枉,是受害者!

    忽然。

    执法长老有所感应,取出身份令牌。

    他灵识探入其中,接收到一条讯息。

    执法长老脸色肃然,心头微惊。

    “真如我所料……”

    他内心感叹一声,旋即看向三长老,肃然道:“根据心魔洞天的影像记录,罗天没有作弊,也没有残害同门!”

    执法长老话语肯定,就像下达判决!

    三长老脸色一沉,强压心头的不悦。

    执法长老竟态度明确,丝毫不给情面!

    紧接着,三长老眼眸微眯,冷静思索。

    似乎是刚才有的传讯,干扰了执法长老,让他做出如此肯定的决定。

    整个云霄宗,身份地位在他之上的,也就那么寥寥几人。

    可这些人,有什么原因出手帮罗天?

    “这……”

    方棋脸色很精彩。

    执法长老居然如此公正,当着三长老的面,做出了结论,是应飞航污蔑罗天。

    按理说,执法长老不敢得罪三长老。

    他哪来的胆子?

    不对!执法长老是在帮罗天,应该说,是罗天何德何能让执法长老全力相助!

    ……

    罗天回到住所后,就静坐休息。

    心魔洞天的试炼,比较耗费心神。

    “罗天,你终于完了!”

    门外传来一道讥讽。

    “王傅?”

    罗天走出房间,感到奇怪。

    这家伙居然跑自己门前来主动挑衅,胆子挺大的啊!

    “心魔洞天作弊,还让李志云走火入魔,你这次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

    王傅讥放肆笑道。

    罗天即将完蛋,他心中爽快,所以跑来落井下石,乐呵一下。

    “这些都是应飞航污蔑,我又没真正做过,为什么会完蛋?”

    罗天反问。

    执法殿还没给出结论,王傅哪来的信心,如此确信。

    “死到临头,还不知道,你真可怜啊,罗天!”

    王傅露出怜悯可笑之色。

    “嗯?”

    罗天见王傅如此得意,似乎已经确定自己完蛋了。

    他下意识的闭眼,运转造化诀进行推演。

    “没有危机预兆啊?”

    几息时间,罗天就得到了结果。

    “看来你真不知道,三长老亲自拜访执法长老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王傅笑意浓郁,仿佛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应飞航污蔑我,三长老去求情,这很正常吧。”

    罗天笑道。

    “你……天真!”

    王傅嘴角抽搐,青筋暴起。

    他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罗天还这么淡定。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就在这时。

    远处传来一阵骚动。

    只见一队身穿黑衣的执法人员,迅速到来!

    “执法队终于来了,罗天完了!”

    “四洞天作弊,干扰同门弟子,导致走火入魔,虽不至于死罪,但至少是终生囚禁悔过!”

    附近上宗弟子议论。

    “罗天,你现在还笑的出来吗?哈哈哈!”

    王傅大笑讥讽。

    但下一刻,王傅瞪大了眼珠,露出无比惊骇之色。

    因为执法队,冲进了应飞航的住所!

    “你们干什么?为什么抓我?”

    应飞航很意外也很慌乱。

    怎么会这样?师尊不是亲自出手吗?为什么执法队抓的是自己。

    “你们是不是抓错了人,罗天的住所在那里?”

    应飞航喊道,怨毒的看向罗天!

    “老实点!”

    执法队长冷喝一声。

    应飞航不敢反抗执法队,也反抗不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押走。

    现场一片寂静。

    四周看热闹的,皆是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